手机免费无广告阅读,请扫码下载app

更多免费无广告小说

微信扫码下载app

阅读历史
换源:

第34章 叛变

作品:真理之血|作者:谌羽|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22 20:49:03|下载:真理之血TXT下载
   “逃跑的俘虏还没有被抓到吗?”

  “凯恩斯大人,我们尽力了……但是说实在的,一无所获。”

  圣灵使凯恩斯摆摆手,让不知所措的临时卫队长出去。说是临时,因为原本的卫队长已经找不到了,就在格兰瑟姆将军失踪几天之后。他只好从士兵里挑一个看起来比较忠厚老实的人选暂代此职。

  凯恩斯现在有些懊悔,他那日应该把最后一批俘虏一起处理掉的,沉明森林里的毒疫,若意外在军中传开,局面将难以控制。前些日子的纷纷飘雨过去以后,这段时间连乌云都未曾遇见,阳光刺穿薄薄锦帘,带来高远天穹的明亮。如果格兰瑟姆还在就好了,老练的将军一定能告诉他,派什么样的手下去搜捕逃亡者才最得心应手。

  他忽然感到腿上有些酸痛,便记起走到床边,从架子上拿下一木碗喝了一半的药。或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吧,这几年他一到天气变化之时便容易腰腿酸痛。自少年时凯恩斯便跟着格兰瑟姆,看着他从门阀子弟一步步成长为久历沙场的将军,行过无数地界,年轻时不在意的纵马奔走,也许当时竟未想过会在以后落下病根吧。

  喝完白雀根、锡德拉草和窦兰调和成的药剂之后,凯恩斯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便决定去格兰瑟姆的营帐再看看。他已经去过那里三次了,但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桌面很凌乱,却没有任何物件看起来能和将军的失踪扯上一点关联。再去找找吧,说不定呢。

  他这样想着,独自走出了帐篷,摆摆手,没有让那些面色凝重的侍从跟上来,他们守好自己的地界就行了,至于他自己,有圣主的庇佑无惧危险。穿过皮革、羊毛、麻布和毡布拼凑而成的帐篷堆,飘扬的各色旗帜上统一印着代表帝国的“Ж”神圣符号,凯恩斯发现,格兰瑟姆将军一直以来试图整饬的军纪如今有松动的迹象:一些哨位上无人站岗,几个士兵蹲在箭塔旁偷偷摸摸地喝酒,还有四处游荡、似乎找不到自己部队在哪里的军官……

  远远地看去,格兰瑟姆的营帐旁围了许多人,这是令他感到意外的——过去几天,此地可一直无人问津。走近一点,似乎此时没有值守的所有闲人都聚集在这里了,把营帐围得水泄不通,有不知哪里来的小贩适时地兜售油纸包裹的食物,萨拉米银币不断掉进腰包,他们随即用油腻腻的手抓起一把铜板来找钱。这些士兵们都还是认得凯恩斯的,于是为他艰难地让出一条可以侧身通过的道来。

  凯恩斯走到中间,看见六名身穿闪闪发亮的镀银盔甲的骑士站成一圈不让凑热闹的人靠近,就差不多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会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的人,多半就是克里琴斯了。果然,年轻的监军走出来,先是颐指气使地对着手下人指点了一番,见围观者的目光都不太对,这才意识到什么,然后发现了凯恩斯。

  “穆奇兰·格兰瑟姆去哪了?”克里琴斯双手环抱,目光阴郁,像两柄锋利却脆弱的剑,他似乎认为这番劈头盖脸的质问就是打招呼的最好方式。

  “我来此处,也正是为弄清这件事的。”凯恩斯没有对这个和将军的儿子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发火,而是很平静地回答道。

  “你会不知道?你是他的近臣,理应知道他的行踪;不然难道要由我亲自看着他,不让他偷偷跑出这支军队吗?”说着克里琴斯还自己笑了一下,但没人觉得他很幽默,“虽然这也的确是我的职责之一。”

  “请监军理解。不过,我认为,以格兰瑟姆将军的为人,他是不会临阵脱逃的。”

  “事实显然与你的想法背道而驰,他的确已经临阵脱逃了。另外,我必须提醒你注意,他已经不是将军了,你没听见我刚才称呼他为穆奇兰·格兰瑟姆吗?如果叛国罪名成立的话,他很快也将失去侯爵的称号。现在的将军是威廉·鲍尔,委任状很快就会下达全军。”

  “将军的生死还没有确定,怎么可以委任新人选?威廉·鲍尔……是你的亲信吧?”

  “他已经证明了自己足以担起这份职责。我很遗憾,但此时不得不行使监军拥有的这份权力了——在紧急情况下变更军队指挥官。具体情况我已经向紫芸城汇报,相信皇帝陛下会理解我的所作所为。”

  “紧急情况?凭你三言两语就可以把一个德高望重、久负盛名的老将抹黑为贪生怕死、临阵脱逃的叛徒?”

  “凯恩斯,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我是霍布恩总督之子,陛下诏令委命的监军,前来北方边境督战,你没有资格对我大呼小叫。”

  “克里琴斯,不要忘记,我是圣灵使。”

  克里琴斯沉默了,紧紧盯着凯恩斯,嘴角抽动着,似乎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也许他终于想起,即使是修文斯皇帝,能够号令圣灵会在国内的所有神职人员,也没有资格对着圣灵使指手画脚,他们是圣主选中的人,真正拥有神灵祝福的人。

  人群中似乎有窃笑的声音,监军涨红了脸,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最后突然想起来,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高喊道:“我已经发现了证据。穆奇兰·格兰瑟姆曾经寄密信给谢尔菲德山谷的守军,让他们增援这里,他为什么要寄密信?毫无疑问,他正想谋划一场叛变,只是事情败露,才不得不逃走。铁证如山,格兰瑟姆的叛国罪行是洗不脱的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监军‘大人’——如果您认为自己配得上这个名号的话——请迅速派人搜索周边地区,早些把格兰瑟姆将军找回来主持大局,否则你和你的那位威廉可能会带领我们输掉这场战争。记住我的话。”

  凯恩斯甩袖而去,那个方向上的银甲骑士楞了一下,连忙闪到旁边去,恭敬地垂下头,他听见克里琴斯在背后低低地咒骂了一句“废物”。

  人群也退到两边,让出一条宽阔的道来。

  密信、密信……他想起那个阴霾密布的夜晚,格兰瑟姆将军忧思重重地告诉过他的推测,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那么将军是想……

  此时他还不知道——不过很快就会因为被更吵闹的声浪所淹没而听见——七八位高级军官同时罹难,在夜晚被刺杀身亡,其中大部分出自格兰瑟姆将军麾下。

  战斗还未打响,修文斯帝国军团内部已经迎来一次洗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