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免费无广告阅读,请扫码下载app

更多免费无广告小说

微信扫码下载app

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伪装(上)

作品:真理之血|作者:谌羽|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22 20:49:03|下载:真理之血TXT下载
  壹

  “再来一杯麦酒。”

  埃迪克举起手中已经见底的酒杯,向着正在忙碌的酒馆老板喊道。老板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在纹饰陶杯里斟满修文瑞尔葡萄酒,向伙计摆了摆手,挂着殷勤的笑容亲自将酒和刚从烤炉上取下的白面包端到隐没在角落阴影里的一张桌上。隔着大半个酒馆,埃迪克只模糊地看见桌旁坐着几个士兵模样的人,大约是雇佣兵里的高级军官吧,银鳟酒馆里修文瑞尔葡萄酒的品质虽算不上太好,那价格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你刚才说要什么?”手指重重叩击桌面的声音让他转回视线,老板正带着一脸不耐烦看着他。埃迪克重复了一遍,递上一枚克洛尼铜币。对方扯过酒杯,低声嘟囔了一句,重新把杯子用不知产于何地的廉价麦酒灌满。埃迪克接过酒杯喝了一口,水掺太多了,几乎没剩下多少味道。酒柜旁的那面墙上开着几个小窗,从窗口看去,穿城而过的薰河在斜阳映照下荡漾着粼粼水光,楼阁倒影被切割为细碎的小块,仿佛画家无意间倾洒的色彩。

  埃迪克不紧不慢地喝完麦酒,余光瞥见身后似乎围着一群人,他习惯性地拉低了斗篷的帽檐,而后转过头去。十一二岁的少年,略有些紧张地注视着手中翻飞的硬币,一个头发蓬乱纠结、胡子上沾着酒渍的老人站在旁边微笑着注意他的每个动作。酒馆里形形色色的客人大部分都挤在那张桌旁探头探脑,从偶尔飘进耳朵里的只言片语来看,许多人并不认为年纪轻轻的少年能独立完成这样一个难度不低的魔术。

  老魔术师却对自己的爱徒很有信心的样子,只听“啪”一声轻响,少年摊开手,里面没有任何东西。翻开桌上两个倒扣着的杯子,如其所言,左边有两枚硬币,而右边有三枚。桌旁一片拍掌叫好之声,不知是哪位出手阔绰的家伙还留下了一枚希林铎银币。

  少年面露喜色——当然了,一希林铎足够他们在这里享用一顿不错的晚饭。老人却对此不甚在意,他在空中比划了几下,似乎在指出少年刚刚表演时的不足之处。有点意思,若今日无事,他或许会留下来加入围观的人群。

  可惜日薄西山,是该离开的时间了。

  贰

  言川疲惫地倚靠在缎面扶手椅上,近处壁炉内跃动着松木燃烧的火焰,却仍无法温暖他冰凉的身躯。他不太喜欢女主人在这个房间布置的物件,亚舍尔帝国绘有繁复花纹的华美挂毯让他感到头晕目眩,那个镶嵌着好几圈宝石的花瓶更是杀死了所有美感。听见精致的大理石楼梯上有脚步声传来,他强打起精神笑道:“醒了?”

  布兰奇·德特莱斯似乎刚从床上起来,随意披着长袍,胡须亦未修整。他略有些惊讶,扶着金色栏杆快步走下楼梯,担忧地问道:“先生,您……一整晚都在这里?身体真的不要紧吗?”

  “应该还撑得住。谢谢你特意换上的玉芥香,不过……”言川抓起手帕掩住嘴,猛地一阵咳嗽,洁白的丝绢手帕染上星点血渍。

  “是苏喆医师特意寄了信嘱咐我,玉芥香对您的恢复最有帮助。”布兰奇恭敬道,“府上正好有一盒——是前年订购邺帝国丝绸时对方赠送的礼物——自然不敢怠慢。”

  言川看着自己虽年轻却苍白纤细的手,不由无奈一笑。“对了,那些书……我看完了。”

  “原来先生一晚没睡就是为了读完它们……何必呢?若是喜欢,尽可以直接带走。”

  “那些书可都是修文瑞尔帝国时期的手抄本,两百年前便已有价无市,想必是你最为中意的藏品之一。”

  布兰奇的表情略有些尴尬,或许是言川有意把“藏品”一词读得格外重的缘故:“是的……我自己从未通读过它们。”

  言川慢条斯理地戴上手套,披起黑色天鹅绒外袍,微笑道:“我该走了。马车早已在门外候着,之前坐在这里只是想等着和你道别。近日暂居贵府,多有叨扰之处。”

  “先生带一份通行证走吧,下次来喻海城会方便些。”

  “不必了……我回到衍洲以后,可能永远也不会再来这里了。在落洲待了五年,依然一无所成。或许是我自己过于贪心吧,希望得到,却又不想失去,世间哪有这样好的事呢?原本半年前就计划离开,只是为了帮朋友办些事情才耽搁至今。”

  “那……愿月霖保佑您归途一帆风顺。”

  “嗯。”

  言川穿过德特莱斯宅邸前小小的花园,踏上自己的马车。“去羽空区码头。”

  叁

  推开银鳟酒馆的门,迎面而来的风深深烙印着灰鸥区的痕迹。虽然已经在喻海城这一带居住了五六年,但埃迪克还是有点不习惯这股烂菜帮子、熏鱼、樟子松和海风咸腥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哪怕是酒馆壁炉边污浊的空气都比这要好些。他走过“狭窄”的街道,不时抬脚跨过滚到路中间的篮子,从推车的把手底下钻过去,并注意避让那些提着满满一桶井水边走路边对着某个邻居骂骂咧咧的女人。

  “市政厅马上就会拨款修缮灰鸥区的住宅。”埃迪克记得一年前,有个帽子上插着羽毛的官员在这条路中间大声宣布道,随后便灰溜溜地跑了,也许是因为发现没有人理他,也许是因为怕随时溅起的污水脏了他的丝绸衣裳。后来据说要拨款给他们的那个贵族竞选失败了,新任市长拒绝履行这一承诺,因此灰鸥区无数东倒西歪的房子仍然杵在这里。刚搬来的时候,他还对这些未曾固定结实的木板心存担忧,不过这些年过来,倒也没听说有谁被突然倒塌的阁楼砸伤过。

  离码头越来越近了。风里有着那些刚从海里捞上来、还在活蹦乱跳的鱼虾的气息。原本还要再转过两个弯,不过前几天他发现一条近道,从某两座房子中间穿过去,翻过一个橡木桶就行了。随着潮水轻轻起伏的数百艘小渔船霎时映入眼帘,灰鸥区的码头没有那些大肚子商船,嫣红绚紫的天空偶尔掠过几对白翼。

  这个季节适合白天出海,因此黄昏时分的鱼市格外热闹。埃迪克排在一个提着篮子的主妇后面,耐心地听她和摊主为一条鲑鱼的价格争论不休。最终,她付了十七克洛尼,提着鲑鱼和一小把扇贝满意地离开了。埃迪克站到鱼摊前。

  “今天渔获颇丰啊。”他开口道。

  “是你啊。”头发花白的格安普人抬起头,轮廓分明的面庞和炯炯有神的目光让人不禁想到,他年轻时定是十分英俊——若无那突兀伤疤横亘于双眼间的话,“还是鳕鱼,对吧?”

  埃迪克轻笑道:“它就爱吃鳕鱼。”

  “我给你留了一条很漂亮的……记你账上?”

  埃迪克点点头,目光望向北方的塔楼,圣灵会的修士正在那里敲响晚钟,“最近手头有点紧,毕竟那些药花钱太厉害。上面拖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没事,什么时候有钱了再来结算。”

  “他们说这次会把酬劳一次性付清。”

  “听起来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埃迪克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看着摊主一拎、一剖、一刮、一削,麻利地三两下处理好鱼,并用一根细线串起来提给他。“这些鱼是在哪里捕的?”

  摊主向周围扫了一眼,慢吞吞地说道:“破帆、轨七、二御一。”

  埃迪克蹲下来,用手指蘸了点鱼桶里的水,在地上画了个方框,思忖了一会。

  “了解。”

  钟声悠扬。

  肆

  白岩区的石板路十分平整,行车几无颠簸之感。他拉上帘子,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瓷小瓶,小心地旋开瓶塞,从其中倒出一粒黑色药丸,略作犹豫后咽下。

  不多时,四肢百骸便生出灼烧之感,仿佛千万把尖刀在体内游走。言川痛苦地蜷缩在座位上,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全身不住颤抖,眼前渐渐模糊,甚至接近失去意识。许久,他才终于恢复过来,大口喘着气,身上覆了一层细密的薄汗。

  马车突然止步不前。

  言川皱眉道:“怎么回事?”

  “大人,我们被城防军拦下来了……前面还有几辆车,我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

  他听见前方有人扯着嗓子喊道:“十分抱歉……无意冒犯各位。治安官昨夜下达临时封锁令,所有进出白岩区的车辆行人都必须接受检查。请配合一下。”

  一个士兵刚掀起了这辆马车的帘子,便被言川淡淡地“看”了一眼。

  士兵先是神色讶异,转瞬间归于平静,而后站直身体退了出去。

  “检查通过。放行。”

  闸门缓缓拉起,铁链与绞盘碰撞的声响震落檐角白霜。

  (本章完)